断网是第一生产力

【原创】永生

这是多么简单,

你一旦告诉别人——

一传十十传百,

我就永远留在了世上。

啊哈哈哈哈哈哈——

多么简单,

这,就是永生啊!

 

——前言

 

 

 

 

1

血……

乌黑的血,

从身前的女人身上不断地流下。

她竭力想把被刺穿的洞堵住,

却无济于事。

反而将自己的手染漫了血,然后被清楚地告知——

女人的死,

一定与她相关。

并且将,

永远折磨着她。

 

“不是我!”

女人从熟悉的噩梦中惊醒,精疲力尽地舒了口气。

“怎么了?”

男朋友的语气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担心。

女人甚至想不管不顾,把一切都倾诉给他。

 

'你说出去就好了,'

那个女人的话回荡在脑海里,

'你杀了我,或者我杀了自己,都没关系,

我将成为经典的教材、饭后的谈资,

我将存在于每个人的脑海里。

这就是永生啊~'

 

说啊——

你将不再那么痛苦。

 

“不……没什么……噩梦而已。”

 

 

 

 

2

“又是那个噩梦?”

已经是老公的男人被女人的动静惊醒。

“对。”

沙哑的声音勉强地回答。

“真的没什么吗?”

他看着女人熟练地摸索到身边的纸,又喝了一口水压惊。

 

“梦都是假的。”

他安慰道。

 

女人隐约看到他温柔的神色。

他已经不再劝诫自己将梦说出来,或者将生活里的那些如意或者不如意的事情分享。

他给了自己足够的爱,尊重和安全感。

也许,是时候让这个梦结束了。

 

它应该结束了,

她已经要撑不下去了。

 

“好。”

无意识的呢喃冲破了阴森的围墙,

她将一切都告诉了他——

 

那个女人的扭曲,她的计划,还有自己所受的折磨。

 

“没什么,都过去了。”

他是那样温柔地包容着,甚至是开始胡言乱语的自己。

“不会发生什么的,

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3

“你说,她会不会是有什么心理问题?”

“胡说什么?我和她相处这么久,连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?”

 

也不巧,

因为一个梦,她放弃了在大公司当了两年的财务。

托男朋友的关系,去他亲戚家的小公司当了个什么都干的会计。

关系套关系,公司里每个人都有点亲属的意味。

就是大多不熟,见面就笑。

 

那是他一个玩得比较好的哥们。

男人说,他们在一起,还多亏这个哥们说了不少好话。

 

“不说了,今天可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。”

 

他们之前到底在说什么?

在说什么!

那样折磨我的梦,

那么多年脆弱的坚持,

男人为什么能这么平淡地把事说出去?

为什么!


这一定是唯一一次,

今天他太高兴了,没管住嘴。

对!一定是这样。

 

但是,

那根被爱人用爱加粗了的弦,变得比以前更细了,

好像一绷就能断掉。

 

梦中的女人狂笑着——

叫嚣着她伟大的计划就要大功告成!

 

不……

女人捏着手中精质的包裹。

这是一把剑,她定制的结婚纪念日的礼物。

男人说,

他想成为一个英雄。

仗剑走天涯,亦摘花献美人。

他会永远保护她。

 

那是他信任的兄弟,她也应该相信他。

 

“不和你说了,

我上去找她。

怎么还没回消息?”

 

阴森森的笑声在脑中回荡。

 

像用尺子丈量着时间:

刚好走到视觉的死角,

刚好听全了不应该听到的话。

 

像是命运。

 

女人强压下情绪,

打开手机查看被遗漏的消息。

准备回到快递的地点,将一切拉回正轨。

 

他应该没有发现我吧。

 

她看见男人朋友往楼梯口望了一会,

似乎等到男人完全上楼了,才扯了扯嘴角。

掏出手机,突然快速按了起来。

“叮。”

他看到回复的消息,

挂起甜蜜的微笑,把手机凑到嘴边,

腻腻地说:

“这件事我哥们说要保密呀——等晚上再告诉你~”

 

女人脑中的弦——

断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后续


她好像被控制了,

灵魂飘忽不定地,

身体却坚定地按照不属于它的方向走去。

 

身体腼腆地接过男人朋友的调侃,

走向二楼。

 

上楼梯时,

有条不紊地把精美的包装拆开,

握住了剑鞘。

 

女人预感到了即将发生的事,

她恐惧极了。

她拼命地捶打自己的身体,

想把剑扔掉,

但是无济于事。

 

只是恍惚意识到,

剑柄有些眼熟。

 

“亲爱的~”

她的不知道自己能发出怎么甜腻的声音。

 

不要!

 

剑,白得耀眼。

红色,染红了办公桌。

 

梦境与现实重合,

一个声音在狂笑。

 

她看见自己伸出的手,

又颤抖地看向男人几乎要瞪出眼眶的眼球。

 

嘴角逐渐裂开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——

 

我,要得到永生了呀!

杨枝甘露

“哎,”老头子把老婆子的视线从奶茶店唤回,又朝那边撅了撅嘴,松弛的皮肤让这个动作显得格外滑稽,“去买杯不?”

“那个是小姑娘喝的,我去凑啥热闹?”老婆子手里紧紧攥着个洗得已经褪色的红布口袋,再次看了眼熟悉的价格。

 

一杯水卖这么贵,多不划算。

 

“你在我眼里就是小姑娘。”

“多大年纪了,还学那些三四十岁的说话。不害臊。”

被拍了,老头子也乐呵呵的,像是天底下就没啥能让他难过的。

 

 

 

后来,

老头子去世了。

 

老婆子还是照搬以前的作息。做饭,洗碗,洗衣服,打扫房间,睡觉……

 

除了身边少了个人,生活似乎没什么变化。

 

晚上还是跟着老闺蜜跳广场舞;孩子零星几次回来还是念叨个不停;放学铃响,上小学的孩子还是那么活力四射地你追我赶;奶茶店前,还是有那么多姑娘排着队,等一杯不知所谓的饮料……

 

 

 

 

“老婆子,我要走咯……以后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“我有什么照顾不好的,还少照顾个人,轻松多了。”

老婆子侧过脸,拿手巾抹了抹眼睛。

 

“对,二丫最能干了。以后别省钱……煮饭要有肉……给自己买两件新衣服……咳咳……还有……”

“就你唠叨。别说了,我都知道。”老婆子赶紧拍着他的胸口给他顺气,连老头子喊她小名的事都给忘了。

 

“那不是得唠叨着。看你别学我……那相声怎么说来着……人死了,钱还没花完……哈哈,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”老头子努力想笑一个,但明显不太成功。

 

 

 

 

“您好,请问要喝点什么?”

队伍排到了,老婆子用手指着收银台旁的立架:“这个。”

“杨枝甘露吗,这个是冰的哟!”

“嗯……就要冰的。”

老婆子打开红布袋,颤颤巍巍地拿出个棕色的小布袋,认真地数好皱巴巴的零钱,抹平了,拿给收银员。

 

她把手撑在窗口,一直盯着店员的动作看,像是怕一个不注意,就会被偷工减料似的。

 

 

 

“奶奶,您的做好了,欢迎下次光临!”

 

她捧着手里的稀罕玩意,喝了一口,严肃地嚼着嘴里的果肉。

 

“老头子。”她抬头望天,笑出了满脸的皱纹和淡淡的怀念,却幼稚地说,“是甜的。”

 

“不过,你有高血糖,喝不了。”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老一辈的人,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听到爱人说出这三个字,但是,他们知道,他们永远不会分开。

 

最永久的爱,或许就是已经把对方当作生活中的一部分,不会感觉天天在爱着对方,但是一举一动都无声地透露着:“我爱你。”

 





看到无声告白的主题之后有的脑洞,如果说“我爱你”就是告白,那他们天天都在告白;如果不这么认为,可以看成我打错了tag(OvO)。

其实,我不太擅长说爱你。

所以,本文又名《爱在心头口不开》。